廣州新聞網
科技前沿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前沿 > 正文

《城南舊事》導演去世,只拍過九部電影的他何以讓人念念不忘

中國新網客戶北京9月14日電(記者宋玉璽)中國第四代導演,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前副主席,中國電影協會名譽主席吳浩功于9月在上海逝世14.

作為第四代導演,吳浩功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了不可避免的印記。他的《巴山夜雨》《城南舊事》《闕里人家》成為那個時代的經典。

上海文聯官方微信號截圖

“在所有頭銜中,導演是我最重視的”

吳玉公,浙江省杭州人,1938年出生于重慶,1948年在上海定居。1960年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院長系。同年,他回到上海擔任董事助理,副主任和董事。

自1984年以來,他一直擔任上海電影局副局長,上海電影公司經理,上海電影制片廠館長,上海電影局局長兼主任,上海廣播電影電視局藝術總監,上海院長工作室,參加了上海國際電影節。

雖然有許多身份,但吳浩功說他最受導演的重視。

2018年,在80歲生日那天,他說:“離開電影業已經20年了。后來我去了文學聯合會,我去了局,我沒有成為導演,人們說你是一名官員。事實上,在我的心里,所有在標題中,導演都是我最重視的人。“

數據圖:吳宇低頭。潘蘇菲攝影

“我沒拍很多電影,總共九部”

《我們的小花貓》《巴山夜雨》《城南舊事》《姐姐》《流亡大學》《少爺的磨難》《月隨人歸》《闕里人家》《海之魂》.

幾年前,吳浩功曾說過:“我沒拍很多電影,總共九部。”但這些電影給中國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并在中國電影史上留下了印記。

其中,《巴山夜雨》獲得第一部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等獎《城南舊事》獲第二屆馬尼拉國際電影節二等獎,最佳故事片金鷹獎。

微博圖片

許多人在互聯網上發布哀悼。著名編劇宋方進在微博上說,吳浩功的《城南舊事》是他最喜歡的中國電影之一。 “在中文電影的杰作中,《城南舊事》是中國人最中國式的情感。有一個可以看到和感動的古典中國。感謝吳儀主導制作這部偉大的電影。”

演員馮遠征也在微博上寫道:“導演吳昊鞠躬好!天堂繼續告訴《城南舊事》。”

微博圖片

“電影萬歲”

在吳浩功接受中國電影導演協會“終身成就”的證詞中,證詞后加入了“電影萬歲”字樣。

對于“電影萬歲”這四個字,他后來解釋說:“有人說我是'理想主義者',而且這部電影充滿了理想的色彩。”

“我曾經說過,金色的童年,美好的青少年,年輕的年齡不會輕易被遺忘,并且經常在創作過程中表現出來。我們是與共和國一起成長并在20世紀50年代離開我們的一代。理想,信心,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真誠的追求,生活價值取向,浪漫主義,始終拒絕在心中消滅,盡一切可能將這個“復雜”投射在銀幕作品中,“他說。

《城南舊事》海報。

《城南舊事》通過英姿小女孩的眼睛,我談到了英子住在北京時發生的三個故事。

有一篇評論這部電影的文章。因為它將小說中散文文化的敘事最大化到大銀幕,《城南舊事》在電影史上創作了“散文電影”的經典。在吳昊鞠躬之后,這部電影“是20世紀80年代的一種深情”。

今年5月,他還用顫抖的手寫了幾句“上海電影萬歲”。

吳宇鞠躬“上海電影萬歲”。圖片來源:上海文聯官方微信截圖

“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與此同時,吳浩功一直重視電影的實際意義。

今年5月,他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中國電影創作的傳統只不過是現實主義。

“雖然近年來,由于國際交流的頻率越來越高,世界上許多電影創作系統和美學院都在不同程度上影響了我們的創作實踐,但我相信中國電影仍在創作和接受中,現實主義仍然是不可替代的。“

《闕里人家》海報。

20世紀90年代拍攝的《闕里人家》講述了改革浪潮下香港家庭內部的矛盾和沖突。

在影片中,吳玉公從最古老的一代人那里說“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祖先,他被稱為孔子”。

他后來說:“這實際上是我在喊什么。”

“當年,這片子是我花了很大心血拍的一部影片,里面有我想說的東西。現在,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下,我覺得它依舊可以給我們的電影人一些微不足道的啟示。文化是一個民族的靈魂,是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最大理由。”他說。(完)

壁掛空調



廣州新聞網 版權所有? www.dakhjscl.icu 技術支持:廣州新聞網 | 網站地圖
宙斯他爹好的平台